忍者ブログ

Lifetime の regret

「心」が見つからなくて、彼はこする揉み手をポケットから取り出し手袋をつけて、またきついきついスカーフ、縮て歩く帰り道を。ドアを開けて見て部屋の温度計に表示されて7°、パソコンを開いて記録のこの一生の後悔。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一生的悔,丟掉的“心”


2012年12月31日,今年的最後一天。早晨九點,早餐過後。第三次來到這個地方,也是最後一次了,為同一個目的而來。只為他一時衝動而丟掉的那顆心。

2012年9月30日,她生日後的第八天,也是今年的中秋節。她告訴他他們之間出現了另一個他,而她選擇了另一個他。
2012年10月1日,這一天是中秋過後餘韻仍殘的國慶節。就是他把心丟掉的那一天。昆明站城際列車站台前石柱下默默佇立的她,顯得那麼孤寂。我多想走出來把你擁在懷裡。站台裡回首的我心糾作一團,在喋血。 “你走吧,既然你跟不了我一輩子。”這句話鬼使神差的發到了她的gucci handbags sale手機上。 “我站一會,心裡會好過一點。”原來她心裡也不還過。

他後悔了,他後悔在早上把要回的心扔了。她當時沒看見吧?可後來她還是知道了。他想找回它。怎奈固執的他挪不開腳步。她終於走了,他也踏上了列車。在家的每個時刻我都在想回去以後第一件事便是把心找回。
2012年10月5日,他回到了昆明。走到那段路旁時,路燈告訴他“晚了,看不見了。”他決定,明天再來。
2012年10月6日,早上7點20。一個身影趴在人行道旁的花壇裡,在尋找著什麼?

2012年10月6日,下午 7點。路燈再一次告訴他“晚了,看不見了。”之間他無數次的想起他那隱秘的動作,隨意地一扔。可是他就是想不起,他的手是往這四個花壇中的哪一個隨意地揚了一下?又是揚向了那一叢灌木?那時的他迷茫得只知道“原來,昨天她跟我說了那麼多,說??不知道如何選擇都是假的,她知道最後我會把心要回,所以一切都準備好了,我才開口她第一時間便拿了出來,嘿嘿,嘿嘿,最後一次的試探讓他傷心欲絕,讓他忘記了當時的一切。”不管了,把四個花壇,底朝天的翻了個遍。可最後路燈還是告訴他“晚了,看不見了。”不甘心的他以為上天會眷顧他的。

2012年10月7日,早上7點20。同樣的身影在一次出現在同樣的Neogen Derma花壇裡,同樣的動作,同樣的目的。只是晚上7點路燈再一次告訴他“晚了,看不見了。”
死心了吧?兩次了,徹徹底底的把花壇地毯式的搜索了兩遍,人行道旁散滿了枯葉。那是從花壇裡丟出來的。之間不知有多少路上的行人用不可描述的眼神看著他,可是他都當做沒發現。陌生人的問話,回答只有“呵呵,呵呵,嘿嘿。”呵呵,呵呵,嘿嘿。 “這個人是不是?”“別亂說。”

2012年12月31日,凡事不過三,今年的事做個了結吧,最後一次了。他又出現自那條人行道旁了,換了身裝備,戴著漏出手指的手套,脖子裡裹著條圍巾。第一個花壇翻弄了一遍,手套丟到了一旁,圍巾也躺在灌木叢上。只是他已不在忙碌,只是呆坐在一旁的花台上,想著哪一天。同樣的情景出現三次。他知道已經是不可能的了,算了吧,為了自己安心,把最後一個花壇找完。

2012年12月31日,下午6點30,路燈最後一次告訴他“不是跟你說晚了嗎?你怎麼還來,都看不見了,你以為丟掉的東西想撿回來這有那麼簡單嗎?你死了這條心吧。”
是的,對於這顆石頭的心,他死心了。但是對於她,他永遠都不會死心,除非身死,心死。或許黃泉路上他會把孟婆狂揍一頓,只為來世仍記得她。

回去吧,有人打電話來叫吃飯了。站起身,拍拍塵土,走過馬路,只是他沒看見紅燈正亮著。剎車聲急劇地響起——————
車窗裡丟出一句話“你想死啊?”僥倖他沒事。 “對不起,我沒注意。”車子的發動機響起。嘿嘿,這大哥的車技不錯,不然他老弟不掛也要殘。

“心”找不到了,他搓搓手從口袋裡掏出手套戴上,又緊了緊圍巾,縮著身子走在回去的路上。打開門看到房裡的溫度計上顯示著7°,打開電腦記錄這一生的vacuum bag悔。
他想對她說:““心”找不到了,不能把它再一次送給你,可是我把今後的自己全部送給你,以作補償,你願意接受這份禮物嗎?”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